六十余载流年 旧地故人情真
——宜兴市融媒体中心记者走访央视纪录片《早春》拍摄地

来源:

        

  □宜兴日报记者 何洁蕾 文/摄

  7月15日,《宜兴日报》在3版刊登了《央视计划寻觅片中“故人”》一文,报道了中央电视台欲重返61年前的纪录片《早春》的拍摄现场,找寻当年参与过拍摄的场地和人。报道刊出后,部分知情市民纷纷致电本报“民生热线”提供线索。7月17日、8月18日,根据这些线索,宜兴市融媒体中心记者先后两次通过实地走访,找到一位参与过《早春》拍摄的“故人”。据悉,央视负责该拍摄项目的编导,也已了解到相关情况,将于近期来宜与当事人见面探讨拍摄等相关事宜。

 

 

  ▲南山片中场景和现在的对比

 

  央视欲重走《早春》之路

  《早春》是由享誉世界的荷兰纪录片大师尤里斯·伊文思执导。该片在1958年由周恩来总理安排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拍摄,影片分为“冬”“早春”“春节”三个部分,通过对风光、物产及人民生活的客观反映,寄托思想和情感,给人以极大的鼓舞教育。其中,“早春”部分记录了乍暖还寒时,江南农民已开始了春耕的景象。该纪录片曾在鼎山(现宜兴市丁蜀镇)取景,片中男人开荒耕地、辛勤劳作,女人负责家务、照看孩子,孩子们认真学习,无忧无虑玩耍……大家满面笑容,一派祥和安宁。伊文思的镜头不仅让当时的外国人看到了真实的中国,也为今天的我们留下了解历史的珍贵影像。

  据了解,伊文思曾4次来华拍摄纪录片,包括1938年的《四万万人民》、1958年的《早春》、1973—1975年的《愚公移山》与1985—1988年的《风的故事》,前后整整跨越50年。而这50年间,恰恰是中国现当代历史发生多次巨变的重要时期,伊文思用他的摄影机记录了中国这50年变化的轨迹,他也被亲切地称为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!”

  目前,4集纪录片《伊文思看中国》已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(CCTV-9)正式立项。《伊文思看中国》将从他曾在中国拍摄过的4部纪录片里的地点出发,重走他的纪录片拍摄之路,寻访故地、故人,反映80年来中国的变迁与发展,编织一部中西对照、历史与现实呼应的中国影像史诗。

 

  实地走访61年前拍摄地

  本报这篇报道刊出后,宜兴市丁蜀镇塍里村村民、81岁的戴锁根致电“民生热线”表示,他是当年拍摄《早春》纪录片时的知情人之一。初步了解情况后,记者联系了丁蜀镇和塍里村的相关工作人员,一同进行了走访。

  1958年,当时20岁的戴锁根刚参加工作不久。他清楚地记得,初春时候的一个下午,在现丁山南路的陶都大桥附近,他看到一支20多人组成的队伍,扛着一面红旗,带着摄像设备走过。“因为他们都是生面孔,而且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的样子,又带着很多没见过的东西,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。”戴锁根说,当时他并不知道那些人是干嘛来的,他想看清楚红旗上的字或图案,也未能如愿。后来,他才听说有人来“拍电影”,但这“电影”拍的是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此后,他再也没跟别人说起过这件事,直到最近看到本报《央视计划寻觅片中“故人”》这篇报道,才又联想起来,当年自己看到的队伍应该就是来拍摄《早春》的团队。

  戴锁根在丁蜀镇生活了大半辈子,对于镇上的变化,他都十分清楚。在记者的陪同下,戴锁根把这部纪录片看了一遍又一遍,一些镜头和片段甚至反复看了数十遍。最终,他表示,片中从13分17秒至20分45秒这段内容就是在丁蜀镇拍摄的。而拍摄的具体地点有好几个:片中拍到的山就是南山;挖太湖污泥做桑田肥料的是太湖水面;挖水塘的地方是现在的黑龙江农垦太湖疗养院一带;耕田种地的地方就在陶都大桥往南的区域;挖土种树的镜头则是在现龙溪公园附近拍摄……

  61年过去了,如今,这些地方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片中的荒山、荒地,变成了风景秀美、景色怡人的度假区、公园;低矮、破旧的茅草屋早已被一栋栋高楼取代;当年泥泞的小路已不见踪影了,平整、宽阔的柏油路上,车辆穿梭往来、川流不息。

 

  摇篮里的胖娃娃找到了

  中央电视台欲重返曾经的拍摄现场,找寻当年参与过拍摄纪录片的“故人”。然而,时隔61年,片中的孩童如今也已是爷爷奶奶辈的年纪了,加上网络上能看到的这部纪录片视频分辨率比较低,不少人物的五官模糊不清,找寻难度较大。不过,片中有一处特写镜头拍摄了一个在摇篮中做着美梦的胖娃娃,清晰度较高。经过再三辨认,戴锁根和塍里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史志军一致认为,这娃娃很像是丁蜀镇居民何其荣。

 

 

  ▲何其荣片中和现在的对比

 

  “这确实是我小时候!”近日,在丁蜀镇政府党政办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记者找到了何其荣,当他看到纪录片视频截图时,表示片中那个在摇篮中安睡的胖娃娃就是自己。何其荣出生于1955年夏季,1958年央视来宜拍摄《早春》时,他才2周岁。何其荣指着视频截图中娃娃睡觉的摇篮告诉记者:“因为父母的工作关系,我小的时候一家人住在汤渡军山坞一带。而且我记得这个摇篮,和别人家的‘摇桶’不一样,那一带就这么一个,一直到我七八岁时还保存在家里。”随后,何其荣还翻出自己儿时其他照片和他女儿儿时照片进行对比。何其荣回忆说,上世纪50年代,经济和生产开始慢慢恢复,他的父母又都有固定的工作,因此家中条件还不错,加之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孩子,因此长辈们都把好吃的给他吃,把他养得白白胖胖。他说,或许正是因为自己小时候白白胖胖的样子,才被拍摄组看中收录进了镜头里吧。

  看了纪录片《早春》,何其荣感慨良多。他的父亲是一位军人,他从小是听着革命故事长大的。长大后,他虽没有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,却也成为了一名石油勘探工人为祖国“献石油”。后来,父母年纪大了,他毅然回到家乡孝顺父母,恰好又赶上了紫砂产业蓬勃发展的好时候。他说:“这60年来,祖国越来越强大,宜兴的发展也越来越好,老百姓的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,我为自己出生在这一年代而自豪。”

【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】    【推荐】    【关闭】
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